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Bear

祖国七十周年华诞,普天同庆,三军列阵天安门前,威风凛凛。今天上午,全国人民的目光汇聚在天安门前,阅兵开始,一列红旗车队缓缓驶过天安门。

两辆红旗检阅车一前一后,总书记伫立在挂着国徽前车上检阅三军,紧跟的另一行车辆也是红旗轿车,挂载充满深意的车牌,分别包含1949、2019两个建国70周年的时间点。其中,车牌为VA01949的后车用以纪念开国时期的英雄们,总指挥站立在一侧的红旗H7上,摄影车则是一辆HS7全程跟拍,红旗汽车可谓是本次阅兵仪式上的一大看点。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总书记所搭乘的红旗检阅车

时间拨回六十一年前,满布油污的车间,汗水混杂着污物从脸颊流下,手臂顾不上擦,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盯着停在厂房内的一辆总长5。5米的轿车不放。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车辆缓缓驶出车间,人群中爆发出轰鸣的掌声。

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辆高级轿车,品牌名红旗,车型编号CA72。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凭借一辆从吉林工业大学借出的克莱斯勒帝国C69,手工测绘,浇铸零件,自造V8液冷引擎,工人们一榔头一榔头地敲出了这个对中国汽车工业影响深远的汽车品牌。

面世不久,红旗就名扬海外,凭借手工与胎模制造,一汽工人们硬是打造出了被外国人盛赞为中国的“劳斯莱斯”的超豪华品牌,加之专为政要以及外交人士打造的品牌定位,红旗至今仍是国人心中豪华车型的典范之一。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红旗CA72

但就是这样一个一穷二白年代诞生,熬过了多个困难时期的超豪华轿车品牌,却因技术落后、油耗过高,在1981年被一纸文书叫停。

在其后长达30年的时间里,红旗品牌反复沉浮,换牌、造商用车、借用平台出新等等手段都没能将红旗从泥泞中拉起。大众、戴姆勒等外资品牌以合资的形式强势进入中国,吉利、长城、比亚迪等优质自主品牌不断涌现,红旗渐渐被人遗忘。

就在今天上午举行的国庆70周年的阅兵仪式上,总书记伫立在红旗检阅车上检阅三军,向着党旗、国旗、军旗三面光辉的旗帜行注目礼。车辆缓缓驶过天安门,也象征着红旗品牌在复兴之路上大步向前。

红旗这一诞生了近61年的自主汽车品牌正式走上复兴之路,这条复兴之路要如何走?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这四个方面的布局又将如何撑起新红旗的下一个十年?

面对这样的命题,一汽集团的决心是坚决的,大刀砍下,将红旗从羸弱的一汽轿车矩阵中剥离,成立独立事业部,直接归总部管辖。长安“少帅”徐留平走马上任一汽董事长,定下红旗“新高尚”的品牌定位,要在2025年推出17款新车,达成30万辆年销量。

与此同时,一汽为红旗斥巨资打造了FME纯电动平台,与华为、英特尔、百度、科大讯飞等公司联手布局自动驾驶和车联网,并在刚刚过去的九月亮出了旗下出行品牌“旗妙出行”,未来出行解决方案已初现雏形。

回顾这一品牌六十一年的沉浮,我们试图解读红旗尘封历史背后的故事,以及红旗面向下一个汽车时代的六大招式。

一、车市寒冬销量暴涨!红旗开启复兴之路

从去年年初开始,红旗为了复兴时刻的到来,对自身的品牌形象、产品组合进行了调整,同时积极拥抱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浪潮。

作为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自主品牌,红旗经历了61年的风风雨雨。有过荣耀的开局,也有过坎坷。在最近一两年里,在新上任的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的带领下,红旗使出六招组合拳,迅速实现了蜕变。

1、调整组织架构,将红旗事业部直接划归集团管辖,并建立红旗小镇事业管理部,为红旗品牌建立起了配套的产品生态。

2、推出新款车型,在产品组合规划方面,红旗推出HS5、HS7等车型,丰富自身面向消费市场的产品组合。

3、发力电动车型,除了扩展燃油车矩阵,红旗还同时发力电动汽车,推出了E-HS3纯电动SUV,据了解,红旗还将在2020年基于FME平台推出两款综合续航在600公里以上的纯电动车型,发力电动车型将能够使红旗在接下来的电动车时代占据先机。

4、拥抱自动驾驶,在这一方面,红旗与百度达成了合作,徐留平去年曾前往百度世界大会现场站台,并将红旗在长春的一条生产线改造成了能够前装生产L4级无人驾驶汽车的生产线。随后,红旗与百度合作在长沙自动驾驶示范区推出了L4级无人出租车,目前已经可以供长沙市民体验。

5、布局共享出行,今年9月,红旗发布了“旗妙出行”出行服务品牌,基于自身定位推出了服务商务、政务人士的共享出行服务。虽然目前这一服务还未大范围投入运营,但已经拿下了长春等城市的网约车牌照。

6、积极改变品牌形象,在上述五点之外,红旗还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发布会,将品牌定义为“新高尚”,将自身品牌年轻化,并在法兰克福车展上推出了纯电超跑与概念SUV,向全球展示了红旗的技术肌肉。

总体来看,红旗正在构建一个面向未来的消费市场和出行服务市场的体系,而从现阶段的成果来看,红旗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首先是在销量上,红旗的崛起显得势如破竹。今年8月30日18:17,红旗宣布8月品牌销量突破万辆,同比增长203%,环比增长13%,创下了红旗品牌的历史销量纪录。

但如果把时间线拉长,我们就能发现这并不是红旗品牌销量的偶尔一次的陡增。据车主之家公布的车型品牌单月销量,从2018年5月开始,红旗的车型销量就一直稳步上涨,逐渐从之前单月销量不到四位数,上涨到了今年8月单月销量破万。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红旗品牌2018年4月到2019年8月销量

根据一汽官方公布的情况,2018年上半年刚过,红旗就已完成了相当于2017年全年的销售量,2018年底,红旗超前17天完成了年初定下的总销量3万辆的目标。

而在2019年,除了2月份受春节淡季影响,短暂出现了销量的环比下滑,其余月份均保持了销量的持续增长。截止至8月底,红旗已在2019年售出了5.2万辆汽车,有业内人士评论道:“如果红旗能够把握住2019年下半年的销售旺季,很可能在2020年之前就实现年销10万辆的目标。”

在2018年,红旗品牌变革的大幕刚刚揭开,红旗H5独揽品牌销量的大头。当时曾有国内媒体对此现象作出评论,指出仅靠红旗H5,红旗或难实现长久的销量增长。

2019年之后,红旗陆续推出了HS5,纯电动车型E-HS3,HS7等众多车型,销量分布逐渐开始平均化,这也让此前媒体对红旗的焦虑逐渐消解。

与销量增长最直接关联的,是红旗品牌在2018年大幅铺开的销售渠道。徐留平走马上任一汽董事长之时,曾对外直言不讳地说:“红旗品牌的营销渠道基本已经名存实亡。”

于是,在2018年,红旗几乎将自身在全国各地的销售渠道重新“犁”了一遍,除了对原有的销售渠道进行梳理,还在全国主要城市建设了超过100座红旗体验中心,用以提升用户的选车购车体验,打造红旗年轻化的形象。

将这些明面上的变化向前收束到一个节点,红旗复兴之路的开启可以2018年初,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那场红旗品牌发布会说起。

在这场自主品牌规格最高(人民大会堂举办过的唯一一场汽车发布会)的发布会中,会场被中国红笼罩,流动着的红色的条纹从大屏上投向整个会场,所有人都期待着红旗将会迎来怎样的一场新生。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红旗发布会

曾经的长安“少帅”,如今的一汽董事长徐留平身着蓝色西装,系着红色领带,在一片掌声中走上舞台中央,铿锵有力地喊出:“新红旗品牌将会担起强大中国汽车产业的重担,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

为实现这一目标,红旗品牌将2020年的销量目标定在了10万辆,2025年的销量目标定在了30万辆,2035年的销量目标定在了50万辆。

红旗将会在2025年前推出17款车型,其中包括了四大系列产品:L系-新高尚红旗至尊车、S系新高尚红旗轿跑车、 H系-新高尚红旗主流车、Q系-新高尚红旗商务出行车。

与此同时,红旗还将借助旗下全新的FME平台,在2020年推出综合续航600公里以上新能源车型。到2025年,红旗旗下的新能源车型将达到15款。

与此同时,红旗也将全面拥抱电动化、智能化变革趋势,2025年全系推出15款纯电动车、2019年量产L3自动驾驶,2025年实现L5。

这样的目标无疑是令人振奋的,在这一战略框架的引导下,红旗在21个月的时间里变化巨大。

销量上的大幅上升前文已经提及过,此处不再赘述。

在组织框架方面,一汽再次对集团内部动刀,在此前将红旗品牌从一汽轿车体系剥离的基础上,又成立了红旗小镇事业管理部以及产品先期策划委员会,围绕红旗品牌搭建起相关的生态体系以及对中长期的红旗产品进行规划。

在汽车新四化的布局上,红旗也进展迅速。

在电动化方面,2018年北京车展期间,红旗品牌首次独立参展就发布了旗下纯电动SUV E-HS3的实车。这款车型于2018年底正式启动量产,并在今年8月正式上市。

在2018年的北京车展上,这款纯电车型的综合续航里程达到407公里,算得上当时的顶尖水准,虽然22万-26万的售价相对较贵,但作为红旗转型的首款纯电动车型,这款车型也在上市后拿下了单月2000+销量的成绩。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北京车展展出的红旗E-HS3

需要注意的是,这款产品只是红旗进入纯电市场的排头兵,2020年红旗基于FME平台打造的综合续航600+公里的两款纯电动车才是红旗布局电动化的拳头产品。

在智能化与网联化方面,一汽在2018年7月组建了红旗品牌创新生态圈联盟,以合资、委托、合作、联合实验室等多种形式扩张自己的“朋友圈”。联盟成立之初,首批成员就包括了华为、百度、英特尔、科大讯飞、吉林大学等业界与学界领先的企业和科研院校。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红旗品牌创新生态圈联盟成立

其中,红旗与华为在去年4月就达成了合作关系,一汽董事长徐留平与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二人出面敲定了此事。借助华为在ICT领域基础设施方面的能力,双方将共同打造红旗品牌的底层车联网生态,并进一步对自动驾驶等前瞻的项目与技术进行研究。

不过在自动驾驶领域,红旗与百度的合作却跑得更快。今年8月初,红旗与百度共同打造的国内首批L4级自动驾驶出租车红旗E·界正式亮相,并在长沙地区展开测试,目前已经向长沙市民开放测试。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百度与红旗合作的L4级自动驾驶车队

与其他自动驾驶汽车大多采用后装方案不同,红旗与百度合作研发的L4级自动驾驶汽车基于红旗E-HS3打造,采用了前装方案,车顶的激光雷达,车周的毫米波雷达、摄像头等都可与车辆一同在生产线上完成装配,效率较后装方案更高。

而在共享化方面,红旗针对自身的定位推出了出行品牌“旗妙出行”,主要面对高端的政商务市场,投放车辆包括了红旗H5、H7、E-HS3等车型。

目前,“旗妙出行”已获得长春等城市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将会在近期投入运营。与此同时,旗妙出行的APP显示,该服务已在北上广深等57座城市开通。

将上述这些变化汇总可以发现,红旗品牌正在从内部的组织架构、产品组合着手,联合外部的互联网公司、通讯公司对整个品牌进行重塑。其中不止包括了实际的产品,也包括了红旗一直以来的产品形象。车市寒冬之中,红旗品牌快速增长的销量就是最好的佐证。

与此同时,把握住当下的红旗还在朝着未来展望,基于FME平台打造的纯电动车、L4级自动驾驶汽车、移动出行服务,这三者的结合被当下的业界描述为未来出行的终极解决方案。

虽然对于一个汽车品牌的复兴而言,21个月的观察时间并不算长,但从目前红旗品牌车型的销量涨势以及围绕新四化趋势展开的布局来看,红旗品牌的复兴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二、荣耀开局:共和国长子诞生

红旗正在复兴之路上快速迈进,不过如果对汽车工业历史有所了解,一定会对红旗的发展步调感到一丝疑惑。

在汽车工业一百多年的历史上,曾有上百个汽车品牌诞生,这些品牌要么湮灭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要么经过大浪淘沙成为了世界顶尖的汽车品牌。鲜少有红旗这样,在诞生时影响力盛极一时(至少在中国如此),而后却沉寂了数十年,近年来重新以迅猛的势头回到大众的视线。

这一切都要从红旗品牌的诞生说起,红旗品牌可以说是作为“国车”诞生的。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中国首款高级轿车红旗CA72

建国之初,我国工业实力薄弱,并不具备造车的能力,但汽车作为公路运输最重要的载体,是国家生产力发展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开始规划汽车产业的发展,第一汽车制造厂就是初期汽车产业规划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依托于东北丰富的资源,第一汽车制造厂从1950年开始筹建,1956年完成建设并投产。

早期的第一汽车制造厂主要用于解放牌卡车的生产,服务于军用民用的载重运输,并未规划轿车的生产线。1956年7月,毛泽东主席主持党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时,由卡车联想到轿车,不禁感慨道:“什么时候能坐上自己生产的轿车就好了。”

这样的感慨也点出了当时中国汽车工业最薄弱的部分,当时中国的卡车研发制造项目得到了前苏联的人才与技术的支援,第一辆解放牌卡车也是基于前苏联吉斯-150打造。但在轿车研发制造上,我国的汽车工业几乎是摸着石头过河。

1956年开始,一汽制造厂以法国Simca Vedette为主要对象,并以苏联“胜利”和英国“赛飞”等样车作为次要的参考对象开始了我国第一辆轿车的研发。

两年后,1958年5月,第一辆国产轿车东风牌轿车诞生,车型编号为CA71,这款车型正是红旗轿车的前身。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东风CA71

不过“东风”虽好,但却是一款紧凑型轿车,显然不适合作为即将到来的建国10周年庆典上领导人的检阅车。中央紧急对一汽下达指令,要求打造出一款能用于建国10周年庆典期间领导人检阅以及会见外宾的高级轿车。

有了第一款车型的打造经验,一汽制造厂对于轿车的研发制造充满热情。据老一汽人回忆:“奋战33个昼夜,从一张白纸开始设计图纸,以油泥模型来取样板,手工制造车身钣金覆盖件,百里挑一地试制零部件,凝聚着所有中国人感情的第一辆红旗高级轿车样车终于完成,以CA72作为车型代号。”这就是红旗的诞生过程。

1958年8月,红旗品牌的首款车型CA72正式诞生。这款车长5500mm的高级轿车搭载了当时国际上水平先进的V8液冷发动机,最大功率200马力,最高时速185km/h,搭配自动变速箱。在建国十周年的庆典上,国产轿车红旗CA72驶过天安门。

再然后,这款车型驶出了国门。1960年,红旗品牌首次前往国外,参加莱比锡国际博览会。红旗CA72亮相国外轰动一时,外国人无法理解为何中国能迅速从战争的喧嚣中恢复过来,并在西方的技术封锁之下打造出一款如此高工艺水准的轿车,更有意大利汽车工业的权威人士将红旗CA72誉为“中国的劳斯莱斯”。

在此之后,红旗又在CA72的基础上,根据不同的用途,先后衍生出了CA770、CA771、CA772、CA773、CA770TJ、CA772TJ等车型,多次载着国家领导人驶过天安门的阅兵现场,并接送过尼克松等重要访华人士,红旗品牌的“政治意义”越发凸显。

在那个年代,政治意义上,红旗作为为政要打造的车型而生,而在汽车工艺上,红旗在当时的国内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共和国长子”、“民族品牌的骄傲”等赞誉纷至沓来。

三、沉寂30年:跨国车企入侵、自主品牌崛起、红旗挣扎复活

在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这一特殊的发展时期,红旗的品牌定位明确——为政要打造高品质专车。这样的定位使得红旗作为乘用车项目,即使是在全国通力发展军用民用重工业的环境下,也获得了一定的资源,并逐渐发展壮大。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红旗车型面世的20年间,共有1540辆红旗牌轿车被生产出来,主要供各级政要、外国元首接待使用。在70年代末期,这一品牌也曾短暂用于高级旅游车等领域。

但从80年代开始,这样曲高和寡的定位已经变成了红旗的桎梏,一面投入成本高、产量低;另一面百公里20升的油耗超标、车辆性能跟不上时代发展,这样的情况成为了红旗车型的硬伤。

1981年5月14日,人民日报刊出红旗轿车停产令,“红旗牌高级小轿车因耗油较高,从今年6月起停止生产。”

停产令来的十分突然,孕育出红旗品牌的一汽人对此并不甘心。在一汽集团以及时任中汽公司总经理饶斌(前一汽厂长)的多次请求下,有关部门在1989年批复了红旗复产的请求,并指出,红旗品牌应当借助国外先进的汽车工业技术来复兴。

红旗复产后的第一款车型就是CA7220,也就是现在俗称的“小红旗”。这款车型基于奥迪100打造,外观与奥迪100几乎一致,发动机则采用了克莱斯勒488发动机,较原厂的奥迪100强劲很多。但发动机与原厂不一致,让机械部件的匹配成了一汽众多工程师的难题,最终在克莱斯勒工程师的帮助下,一汽花了近4年的时间来解决这一问题。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红旗CA7220

解决了机械匹配的难题之后,试生产的红旗CA7220于1992年正式下线,但当时这一车型还面临着零部件国产化率低的问题。除了使用克莱斯勒的发动机,CA7220有40%的零部件依赖进口。后来有人统计过这一数据,打造一辆CA7220进口的零部件需要耗费我国1万美元的外汇储备,而当时我国的外汇储备仅有29亿美元。

要真正实现CA7220的规模化量产,就必须要提高CA7220零部件的国产化率,又是一个4年,一汽终于将CA7220 90%的零部件实现国产化,CA7220在1996年正式面向市场推出。

老红旗的复兴勾起了国人的品牌情节,同时融合了奥迪与克莱斯勒两大知名品牌技术的CA7220性能确实过硬,一时间红旗销量暴涨,最高曾在本世纪初创下年销3万辆的纪录。

但好景不长,由于缺乏自主研发体系,“小红旗”的车辆性能止步不前,再次与时代脱钩,2006年悄然停产。

“小红旗”从诞生到停产可以说是红旗尝试挣扎复活的缩影,在“小红旗”的同一时期,红旗品牌也曾借鉴林肯城市、丰田majesta等车型推出“大红旗”、红旗盛世等车型。这些车型都曾在中国汽车工业的历史上留下一笔,但最终归于沉寂。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红旗盛世

在红旗挣扎复活的这段时间里,国内的汽车市场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改革开放之后,市场经济腾飞的大环境下,大众、戴姆勒、标致等技术力与品牌力俱佳的跨国车企纷纷把握住发展的浪潮,迅速占领中国市场。与此同时,新兴的自主品牌吉利、比亚迪开始冒头。

在这样的形势下,留给红旗这样的“旧品牌”的发挥空间越来越小。红旗对这样的形势也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2008年开始,红旗陆续从一汽集团抽调骨干力量1600余人组成研发团队,累计投入研发经费52亿元,自主研发了L、H系列红旗整车产品。2010年之后,一汽又宣布投入105亿元用于红旗品牌建设,然而直到2018年为止,这些前期投入的效果并不理想。

不只是红旗深陷泥沼,在这段时间里,一汽集团也表现黯淡,曾经的汽车工业“共和国长子”,在自主品牌销量、上市公司营收方面已经被上汽、东风、长安,乃至吉利等车企超越。

这样的表现不光被市场看在眼里,也狠狠地刺痛了一汽人与始终挂念一汽的中央的神经。

四、复兴蜕变:刮骨疗毒后的品牌复兴

引进技术、加大投资、不断推出新车等种种手段都已试过,红旗品牌在近30年的时间里反复挣扎,又反复跌倒,根本原因或许不在产品,而在人。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央决定对一汽来一次“刮骨疗毒”时的全方位治疗,从根上振兴一汽、振兴红旗。

2011年11月底,一汽集团内部掀起审计风暴,起因是由地产辅业与4S渠道拓展而不断曝出的权力寻租弊案。

半年之后,国家审计署披露了自2007年-2010年一汽集团内部一系列的贪污腐败与违规操作。使用不规范发票、非商品车未及时入账、偷税漏税、违规开工建设地产等行为在一汽集团本部,一汽解放,一汽物流等全资子公司,再到一汽马自达,一汽大众等合资公司均有发生。

本轮审计告一段落,国家审计署将调查材料转至中纪委吉林办事处,同年,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被带走调查;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大客户部负责大宗采购的负责人跳楼自杀;一汽-大众高管层通过渠道洗钱等事件被媒体曝光;至2012年秋天,一汽大众前任高管层几乎已被“集体换血”。

2012年6月之后,随着一汽反贪腐案件的深入调查,由国家审计署、中纪委四局、中纪委吉林办事处、吉林省公安系统组成的新联合调查组,开始对一汽集团贪腐窝案进行封闭调查取证。

在这一过程中,静国松被正式拘捕,一汽集团及其旗下子公司30-40余名高管层接受调查,严禁未经专案组批准的个人或商务出国行为。

最终在2015年,案件调查到时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当年两会期间,徐建一在北京被带走调查。央视新闻公布调查结果显示,2000年至2013年,徐建一利用担任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共吉林省委常委、吉林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调整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间接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18.974万元。就此,一汽反贪腐案画上句号。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徐建一贪污腐败案开庭审理

旧人落马,一汽一把手位置空缺。2015年5月6日,中组部对国资背景车企进行干部调整,让同样干过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时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的竺延风出任东风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而当时的东风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平则调至一汽集团救火。

不过徐平对于一汽集团而言确实也只是紧急救火,事后证明,曾经执掌长安汽车10年,带领长安汽车冲上自主品牌一哥的徐留平才是拯救一汽、振兴红旗的最佳人选。

事实上,在一汽内部掀起审计风暴的同时,长安汽车在原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兼长安汽车董事长徐留平的带领下,从2014年开始实现了连续三年业绩高速增长。

据长安汽车2014年-2016年发布的财报,2014年长安汽车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达到76.9万台,同比增长39.4%,一举登上自主品牌销量排行榜的第一位。随后的2015年,长安以100.7万台的销量成为首个销量过百万的自主品牌车企,2016年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121.9万台,卫冕自主一哥地位。

而在这三年,长安汽车分别实现了529亿元、667亿元、785亿元的营收,扣非净利润分别达到72.7亿元、95.6亿元、94.8亿元,涨势良好。

2017年8月2日,执掌长安汽车10年的徐留平与一汽集团时任董事长徐平岗位对调,徐留平正式空降一汽。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现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

下飞机当天,徐留平直奔一汽而去,在新的办公室里立马开启了“工作狂模式”,一周7天每晚工作至12点,并为领导干部树立了“711”工作制——每周工作7天,每天11点下班。

在这种工作狂模式之下,上任仅一个月,一汽就开启了“全员起立,万人竞聘上岗”的变革大潮,当月就有近200个中高级管理岗位重新竞聘,据相关媒体报道,最终涉及的岗位可能达到了上万个。

而在针对红旗的变革中,人事方面,原红旗事业部部长韩新亮调任一汽集团发展制造部(安全环保部)部长。

去年5月,曾担任长安汽车总裁助理兼长安马自达汽车销售分公司执行副总经理以及长安铃木常务副总经理的况锦文,则被调任至一汽股份公司总经理兼一汽红旗销售飞速赛车平台总经理。当月月底,原长安福特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陈旭也被调任红旗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向况锦文汇报。

徐留平选择将长期跟随自己的强将调任红旗,试图以此激发红旗的活力。

组织架构方面,他将此前已从羸弱的一汽轿车阵营中剥离出的红旗事业部划归集团直属,建立起了红旗小镇事业管理部,并在全国多个城市推广红旗体验中心,围绕红旗品牌建立起了从供应商、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一体化的生态体系。

正是有了这些动作,才有了2018年初,那抹飘扬在人民大会堂的红旗,鬓发已有些花白的长安“少帅”徐留平成为了场中最激动的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成为了红旗品牌面向未来的目标。

70周年大阅兵,红旗车迎高光时刻!揭秘60年荣辱复兴路

▲现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主持红旗发布会

而当时发布会上宣布的红旗品牌销量上扬、拥抱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变革也正在一一变成现实。

复兴的红旗品牌不仅提前完成了2018年3万辆的年度销售目标,更是在2019年车市寒冬加剧的大环境下逆势上扬,创造了月销量破万的历史。

此前亮相北京车展的红旗纯电动SUV E-HS3也在今年8月正式亮相,除此之外,红旗还与百度合作,对其在长春工厂的一条生产线进行了改造,实现了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前装。对于国内车企而言,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利用这条生产线生产出的“红旗EV”自动驾驶汽车已经正式落地长沙开始测试,并且已向长沙市民开放。

与此同时,红旗旗下的出行品牌“旗妙出行”也已获得长春等城市的网约车牌照,且具“旗妙出行”APP显示,该服务即将能够在全国54座城市落地。

进一步推测,未来的红旗可能会将自身在电动车、自动驾驶以及共享出行三大领域的技术进行集成,打造出面向未来的电动无人驾驶共享出行服务。

结语:红旗的复兴之路

已经伴随共和国走过61年风风雨雨的汽车品牌“红旗”在今天上午的国庆阅兵仪式中,依然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座驾缓缓驶过天安门。两辆红旗检阅车,一辆H7以及前方摄影的HS7与国家领导人一同检阅三军,红旗品牌未来也仍将作为“国车”,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实力的代表。

但红旗也正在发生改变,徐留平曾指出,“新高尚”这一概念主要面向的消费人群已经变成了当下的年轻人。与概念同时到来的,还有红旗对电动化、智能化与共享化变革的积极拥抱。

在这一过程中,红旗的品牌形象正在得到重塑,产品组合正在不断优化,共享出行这样的新概念也在被红旗品牌进行新的诠释。

距离那场象征红旗重新出发的发布会过去过去21个月之后,红旗逆势猛涨的销量以及与百度、华为等生态伙伴的合作已然让这一品牌迈上了复兴之路。对于红旗而言,未来可期。